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

编辑:简易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2 22:18:11
编辑 锁定
《家国往事(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精)》: 《家国往事(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精)》为《作家文摘》20年来高层人物的亲友与身边工作人员的真情回忆,见证了高层人物为国家和民族奋斗的同时,在家庭生活、子女成长、性格情感、师友交往等方面温暖的生活细节。 无情未必真豪杰。高层人物的亲情、挚爱,同样令人动容。
书    名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
出版社
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
页    数
326页
开    本
16
品    牌
现代出版社
作    者
作家文摘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14312270, 7514312277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内容简介

编辑
《作家文摘》报隶属于中国作家协会,以“博采、精选、求真、深度”为办报宗旨,是一份文史与时政并重的综合性文化类报纸。关注政治人物兴衰,探讨新闻背后、社会深处,还原历史真相,荟萃名家妙笔,为读者提供高品质、高价值、高效率的阅读,是一个极具影响力和公信力的文化传媒品牌,也是成熟人士的首选文化读物。在各大部委、各大院校、政府与企事业单位、部队机关稳定拥有数十万成熟、高端的读者,连续14年进驻全国人大、政协两会,连续6年被评为中国邮政优秀畅销报刊。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精)》是本报从创刊20年来的1598期过亿文字中精选出来的最具史料价值和阅读价值的精彩篇章的结集,具有珍贵的典藏价值。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作者简介

编辑
《作家文摘》创刊于1993年元旦,是一份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文史与时政并重的综合性文化类报纸。本报以“博采、精选、求真、深度”为办报原则,具有丰富的可读性。《作家文摘》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邮政畅销报刊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图书目录

编辑
政坛风雨
  我对华国锋的印象
  我所知道的彭真
  我给毛主席当秘书
  江青秘书回忆:我在1966年
  我所知道的冀朝鼎
  我知道的杨献珍
  
  将帅传奇
  父亲朱德在庐山会议前后
  女儿眼中的父亲刘伯承
  记忆中的父亲陈毅
  岁寒心——回忆我的父亲黄克诚
  开国上将陈士榘的传奇经历
  父亲李天佑与林彪
  父亲苏振华的三次婚姻
  高岗五虎将之首张秀山——女儿张元生讲述父亲的遭遇
  父亲钟伟
  
  父辈往昔
  我的伯父周恩来
  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
  无大爱,何以言割舍——写在父亲乌兰夫百年诞辰之际
  秦铁我的父亲博古
  我的公公邵力子
  父亲廖承志与母亲经普椿挚爱一生
  建人叔叔的婚姻
  “阿丕”叔叔
  “铁打的江山,为哈硬是要搞垮!”——回忆祖父刘文辉 "
  李雪峰和我父亲纪登奎的一段往事
  我的父亲潘光旦
  我的叔叔乔冠华
  父亲徐韬和江青共事的那些年
  父亲焦菊隐与石评梅、林素珊
  我与继母廖静文
  我所知道的《海瑞罢官》与吴晗伯伯的劫难
  公公杜宣和他的女朋友们
  特殊年代的亲情——资中筠谈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冯友兰
  父亲是知识分子
  松柏岁寒心——写在父亲陈白尘百年诞辰之际
  父亲张伯驹的婚姻
  父女如影
  
  母爱无疆
  在母亲丁玲遭批判的日子里
  母亲杨沫
  我的母亲上官云珠不尽往事红尘里
  回忆母亲丁一岚

作家文摘20周年珍藏本:家国往事文摘

编辑
高岗五虎将之首张秀山——女儿张元生讲述父亲的遭遇
  ·张元生口述程诉整理·
  张秀山,1930年参加革命,和刘志丹一起创建西北红军。新中国成立后.
  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副书记兼东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在东北局的地位仅
  次于高岗。在“高饶事件”后,被定为高岗手下的“五虎将”之首.随即
  降职为辽宁省盘山农场副场长。
  外地休假成了“反党串联”
  1952年,父亲已到东北工作7年。这时候,工作逐渐上了正轨,朝鲜战争也已经基本停战,这时的父亲希望得到休假的机会。夏天,父亲借着暑假的机会,带上正在上学的刘志丹的女儿刘力贞和在我家住着的谢子长的儿子谢绍明一起回西北老家。父亲见到了习仲勋、马明方、王世泰等老战友.还看望了刘志丹的父亲。
  离开陕西时,王恩茂正好要去新疆工作,父亲便和他同行到了新疆。王震陪着父亲在乌鲁木齐、伊宁等地参观。之后,父亲又去了中南和华东,见了许多四野的南下干部。
  没想到,这次休假,在“高饶事件”之后,竟成了父亲到各地进行“反党”活动的罪状。
  高岗自杀未遂,周总理叫父亲去做工作
  1954年2月,国家计委专职委员安志文和高岗的秘书赵家梁向周总理报告高岗开枪自杀未遂的情况。听过详细的汇报之后,总理对父亲说:“秀山同志,你去做一下高岗的工作。一定要稳住他的情绪。”
  父亲从1930年在陕北闹“兵运”(即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待时机成熟发动兵变——编者注)的时候就认识了高岗,后来一直到创建陕甘根据地,两个人配合工作,前后长达20多年,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两人之间毫无忌讳,无话不谈。新中国成立后在东北局工作时,高岗大权独揽,只有父亲的话他听得进去。时任东北副秘书长马洪说:“在东北局谁敢跟高岗拍桌子?只有张秀山。”
  当晚父亲便住在了高岗家。在谈话中,父亲指出高岗过去许多反对刘少奇等同志的言论,他都不承认,只说自己辜负了毛主席的信任。高岗说,我对毛主席、对党是忠心的,从来没有过反对毛主席的一丝念头,还说,“我与刘少奇不是个人之间的问题,是工作上的意见分歧”。
  父亲和高岗之间的具体谈话,都跟周总理做了汇报。每次同高岗谈话。赵家梁鄯在场。后来赵家梁回忆,父亲和高岗都住在二楼,高岗房间在东边,父亲住在西边的客房,半夜三更,大家都睡觉了,高岗就跑到父亲的房间来,进门也不说话,往那一坐,父亲不说话,高岗也不说话,待一会儿,也不说什么,起身就走。半年后,高岗吞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后来,父亲听说,高岗是从报纸上看到,在全国人大代表的名单中,东北局和东北各省、市主要负责人的名字都没有了。他向看管他的人说,以后见到这些人时,请代我向他们表示歉意,是我连累了他们。父亲曾经说,高岗一再给主席写汇报材料,他就是想见主席,可惜主席不见他。毛泽东得知高岗自杀后说:“高岗的问题处理得不好。高岗不自杀,即使不能在中央工作,还可以在地方上安排嘛。”
  在盘山农场的日子
  七届四中全会以后,根据中央书记处的部署,东北局召开了东北地区高干会议。这次会议,父亲便开始“挨整”。1954年4月24日,父亲受到撤职处理,由原来行政四级降为八级,下放到盘山农场当副场长。
  我记得,在父亲离开沈阳之前,父母给力贞姐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婚礼。回想起来,父亲是在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即将下放农村的情况下,喜气洋洋地把刘志丹女儿的婚事给办了,那需要多大的胸怀啊!
  父亲遭难之后,子女和亲属也受了牵连。从延安就一直在我们家长大的叔伯姐姐,本来是留苏预备生,被取消了留苏资格。我二哥也是因为父亲的问题,不能上军事院校。
  搬到盘山农场之后,生活条件跟沈阳自然是没法比了。但是父亲没有消沉。他一旦投入工作,心情就很好。他的豁达影响着我们全家,我们家里没有悲观情绪。
  周总理认为东北局高干会没有开好。1955年夏天,周总理叫王震来看看我父亲。到了沈阳,王震硬要父亲住在自己的房间。两个人吃住在一起。父亲对王震讲了东北局高干会上的情况,他说:“因为我和高岗一起工作时间长,把我打成反党集团成员可以,把张明远、赵德尊、郭峰、马洪打进去,实在是说不过去啊!张明远是冀东的老同志,跟高岗在历史上没有什么联系;马洪年轻有才,负责起草一些文件;赵德尊和郭峰是从原来的省委书记调到东北局当个部长。是平调嘛。郭峰刚调来不到一年,赵德尊也就是一年,怎么能变成高岗死党、反党成员呢?”
  
  ……
  P70-72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